当前位置:首页>>工会维权
没签劳动合同可以要求公司缴纳社保吗?
发布日期:2023-09-22 信息来源:中工网 作者:

原标题:没签劳动合同可以要求公司缴纳社保吗?(主题)

在购物网站担任客服6年,在法援律师帮助下成功维权(副题)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谢谢张律师,谢谢工会伸张正义,让我这几年的辛苦没有白费。”8月20日,在北京市顺义区某购物网站服装店担任客服6年的韩先春(化名)给北京市顺义区总工会法律服务服务中心的张瑞律师打来电话表示感谢。

韩先春在某购物网站上一家服装店担任客服6年,平时赶上旺季,经常加班到深夜,但是公司从未给他签订过劳动合同、上过社保。在工会法律援助律师的帮助下,历时一年,经过一裁一审,韩先春终于与服装公司达成和解意见,拿回了应有的补偿。

工作6年都无社保

韩先春于2016年3月入职,该公司在某购物网站上经营一家服装店,韩先春被安排在该网店担任客服工作,但是公司从未给他签订过劳动合同、缴纳过社会保险费。

该网店效益还算不错,韩先春经常工作超过10多个小时,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韩先春来不及多想,也不懂法律,就从来没向公司要求缴纳过社保。

直至近期,公司有位员工搬货过程中受伤。公司推卸责任,拒绝给他报销医药费。韩先春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工作毫无保障,加上最近孩子打算在北京上学,要求有社保。韩先春便向公司提出缴纳社保,但公司明确拒绝了他。

“我们的工作强度很大,到发货季节,经常加班到深夜,之前也有同事问过公司是否有社保,公司明确回答没有社保,我以为像我们这种公司都是没有社保的。”韩先春说,“老板告诉我,要缴社保可以,但是费用全部由我承担。”韩先春说着就皱起了眉头,“而且自从我提出要求缴纳社保,公司就开始拖欠我的工资,还扣我两个月的奖金没发了。”

没签劳动合同也可解除劳动关系

2022年春节前,韩先春终于鼓起勇气打算以法律途径向公司追讨社保,但仲裁时才得知社保只能通过补缴,并且必须在有劳动合同的情况下社保稽查科才能受理补缴。

这可让韩先春犯了难,因为公司从来没有与他签过劳动合同。好在旁边有同样是因为公司没缴纳社保提起仲裁的同事,他告诉韩先春:“你可以去工会申请法律援助。”

韩先春就近来到北京市顺义区总工会申请法律援助,正在值班的张瑞律师热心接待了韩先春。了解情况后,张瑞律师告知韩先春,公司未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费,员工可以此为由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单位支付经济补偿。社保可以等仲裁裁决确认劳动关系之后,再去社保稽查科投诉。

2022年1月26日,韩先春正式与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理由是单位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

之后张律师又为韩先春代书了仲裁申请书,要求确认与某服饰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并要求支付2022年1月工资差额2000元、2月工资差额3500元、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6万元,最后律师协助韩先春申请了法律援助手续。

工会援助成功帮职工维权

北京市顺义区总工会受理了韩先春的法律援助手续并上报至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仲裁庭审中,公司答辩认为,韩先春并非该公司的员工,而是属于公司股东个人为另一家某服饰公司雇佣的员工,并且提交了证据证明韩先春工作的网店是由这家公司在经营,而称本公司的股东给韩先春发工资只是代替该服饰公司发放。

根据公司提交的证据,张瑞律师查到被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是该服饰公司的监事,而给韩先春安排工作及发工资的公司股东,与该法定代表人是夫妻关系。

张瑞律师指出,被申请人所称的某服饰公司与本案被申请人管理人重合,属于关联公司。根据申请人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证明,被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及与其公司股东有夫妻关系,其给韩先春发放工资、安排工作,应当属于劳动关系。

最终仲裁委确认了韩先春与某服装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并支持了韩先春的各项仲裁请求。公司不服裁决起诉至一审法院,在一审法官的调解下,最终某服装公司与韩先春达成调解意愿,韩先春获赔3万元。

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工会劳模法律服务团成员金晓莲律师认为:这是一个涉及职工要求用人单位依法缴纳(补缴)社会保险费而发生的案件。另外,这个案件还涉及关联单位用工的问题。在实践中也有些单位试图用此种说法来规避劳动关系。但是,司法实际中对于有关联关系的用人单位交叉轮换使用劳动者,如果工作内容交叉重叠的,是可以根据劳动者的主张,由一家用人单位承担责任,或由多家用人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本案中由某服装公司承担用人单位责任的结果是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体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